精英小说网 > 大秦五百年 > 第230章 力战匈奴
    彭城周边的楚军,正快速向彭城集结。

    彭城城内某地,英布家中,因为要执行某些事情,英布已经提前把家人送走,以免起事后被项羽迁怒,祸及家人。

    某屋内,这里大门紧闭,章邯正在跟英布密谈。

    章邯道:“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只要你按照这个办法做好,你以后就是吴王了。”

    英布欢笑道:“感谢大秦朝廷给这个机会,我一定做好。赵国完了,项羽的日子也不会太长。”

    他贼喜贼喜,在畅想着自己成为吴王后的幸福日子。

    在跟秦国密使见面前,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当王,密使来见后,当场就答应归顺秦国。

    章邯能看出来,对于英布这种人,只要给的利益足够,随时都有可能反叛,现在能反项羽,以后要是能有更大利益,也随时有可能反叛秦国,他要找机会提醒皇帝陛下。

    他笑笑道:“英将军,等你成为吴王后,我一定到你封地拜会。”

    英布更是大笑起来,表示一定会好好款待。

    确定英布作为先锋主将后,再接下来要确定随行武将。

    如果随行武将越多,对于要反叛项羽就越麻烦,英布也有自己的亲信,必须要把亲信安插在军中,再加上某些计策,才能有效掌控军队。

    经过争取,英布出征所带武将不算多,其余武将等着跟项羽主力出征。

    五天后,彭城西门,十万大军集结在这里,有十万步卒、一万骑兵,这是楚国大征召前所能抽调的军队极限。

    在楚国各地,所有年满十八岁男子都要被征召从军。

    项羽对于北征很重视,亲自前来给英布送行。

    他亲自给英布斟酒,说道:“到了北边后,一定要狠狠打击秦军,韩信此人诡计多端,切记不可轻敌冒进,记得需稳扎稳打。”

    英布道:“陛下,臣知道了,绝对不会给韩信用诡计的机会。”

    两人饮下一爵后,英布率领十万军队,浩浩荡荡地向西边进发。

    章邯望着那逐渐远去的英布,脸上露出笑容,英布这一去,项羽肯定会肠子都悔青了,他在想象着项羽得知英布、彭越叛变后会是什么样子。

    ——————

    羌国中北部,由匈奴右贤王卜毂拔所率的军队,跟秦军两军对垒。

    卜毂拔奉冒顿之命南下羌地,既是要牵制秦军主力北上,现在跟秦军相遇,他要打败秦军。

    两军相隔十里,从人数上看,匈奴兵人数多于秦军。

    然而,秦军官兵们没有一人惧怕,闻战则喜。

    在他们眼里,对面那数以万计的匈奴兵,代表的就是军功,匈奴兵来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送军功来的。

    杨喜把所有军候、都尉集中一堂。

    “匈奴人就在前面,如若把他们打退,我们都有军功,朝廷的西边安全无虞,如若我们败了,不仅战死在这里,大秦的西边也岌岌可危……”

    随后,他进行军事部署,暂时采取守势,等敌军冲到射程范围时再突然间冲刺,确保已最快速度冲近敌军,短兵相接,这样已方才有优势。

    在对面的卜毂拔,给出的军事部署是,尽量跟秦军骑射作战,如果秦军有连射的小连弩,则要保持在小连弩距离外,如果没有小连弩,那就是正常在十五丈至二十丈距离骑射。

    可惜的是,秦军不会让他如愿。

    作战开始后,匈奴兵第一批次五千人,向秦军发起冲锋。

    他们发现,这批秦军并没有小连弩。

    在到了二十丈距离时,双方相互射箭,匈奴兵改为斜向冲锋。

    突然间,秦军出动了,以最快速度冲刺,猛然冲向匈奴兵。

    最终,在不久后,秦军冲近这支匈奴兵后段,双方短兵相接。

    拥有兵器优势的秦军,把自身优势冲锋发挥出来,让匈奴兵胆寒。

    秦勇参与了战斗,他一连砍杀了数人,战袍染血。

    这五千匈奴兵明显不敌秦军,最后只有八九百人逃回去。

    胜利的秦军耀武扬威。

    卜毂拔犯难起来,该如何避免跟秦军短兵相接?

    他绞尽脑汁,都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他暂时不敢再发动进攻,后撤三十里,准备搭帐篷过夜。

    当天,秦军统计战果,击杀匈奴兵4133人,自身战死1957人。

    晚上,杨喜召集都尉、军候们开会。

    杨喜道:“匈奴人也并非傻子,看到短兵相接打不过我们,不敢再随便出击了。他们后撤三十里,我们该如何破敌?诸位有何良策?”

    武将们沉思起来。

    王军候道:“将军,说不定明日匈奴人还会进攻,我们等着就是了。”

    张都尉道:“反正,匈奴人打不过我们,无论在何时何地交战,我们都勿须担忧。”

    对于杨喜来说,这样的话就是废话。

    秦勇道:“杨将军,末将觉得,在天差不多亮时我们就悄悄出发摸近敌军,等天稍亮,发动突袭,一定能打他们措手不及。”

    有道理!杨喜觉得很有道理,成功可能性必定陛下,采纳了这个建议。

    当天晚上,杨喜做好了全面的安排。

    十月的羌地,已经很寒冷了,尤其是晚上,特别是黎明前,是一天当中最寒冷之时。

    这里的秦军们却不惧寒冷,即将要杀敌立军功了,士兵们都很是兴奋,区区寒冷算得了什么。

    这次,杨喜要亲自带兵进攻。

    秦兵们借着微弱的月亮光集合起来,杨喜大声道:“弟兄们,匈奴人就在北边约四十里,军功就在那边,大家冲过去,砍下匈奴人首级。”

    随即,万余人翻身上马,向北边而去。

    北边四十里处,这里搭着许多帐篷,匈奴兵们还在帐篷里睡觉,只有少数士兵站岗。

    天刚刚有点亮,站岗的匈奴兵似乎听到了声音。

    声音从南边传来,似乎是马蹄声,声音再近一些时,他们似乎看见了南边有秦兵前来。

    顿时,士兵们发出警报,还在梦乡中的匈奴兵匆忙起来,天气寒冷,他们不得不先穿好衣服。

    在众多帐篷当中,右贤王卜毂拔所在帐篷比较靠后,他听到声音后匆忙出来,望见南边大批秦军冲来,立即命令部下们迎战,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匈奴兵们有些是刚拿起武器,有些是刚上马,秦军已经冲近了。

    很快,在秦军冲击下,匈奴兵陷入了混乱。

    本身匈奴兵与秦军近身作战,在武器方面就吃亏,何况是匆忙迎战,士气又受到影响,吃亏就更大了。

    “弟兄们,好好寻找右贤王!”

    擒贼先擒王,杨喜给出命令,尽可能先解决右贤王。

    秦军们横冲直撞,越来越多匈奴兵被斩杀,大多数匈奴兵惊慌失措,慌忙逃跑,只要没有及时上马的人,几乎不可能逃脱,有些匈奴兵躲入帐篷,被秦军冲入斩杀。

    现场尸横遍野,惨叫声不断。

    秦兵们却杀得很兴奋,消灭敌人又立下军功。

    许多匈奴兵无心恋战,只求逃命,少数匈奴兵及时骑马向北逃跑。

    目睹如此不利局面,卜毂拔束手无策,除了逃跑外别无选择,他带上亲兵向北逃跑。

    “右贤王在那边,追!”

    秦勇率领部下们追了上去,他们发现了右贤王的亲兵,向亲兵逃跑方向全力追赶。

    北风呼啸的草原上,双方的战马在全力奔跑着。

    匈奴兵坐骑是河套平原牧养的马匹,秦兵坐骑是在陇山牧养的秦马,这是双方马匹体能、速度的比拼,最后谁的马匹能坚持到最后。

    总体来说,秦马的体型、速度略强于匈奴马,匈奴马也就是后来的蒙古马,体型不大,耐力却很强,耐力还略强于秦马。

    在全力追击下,秦军与敌军的距离越来越近了,逃跑的匈奴兵犹如惊弓之鸟。

    到了射击距离后,秦兵们张弓搭箭,匈奴兵纷纷中箭倒下。

    惊慌中的匈奴兵只盼着逃命,只有少数射箭还击。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了,剩余的匈奴兵越来越少了。

    秦勇和部下们,在坐骑累死前终于把敌军追上。

    “杀……”

    秦兵们挥动钢刀,斩杀着匈奴兵。

    “纳命来!”

    秦勇向卜毂拔冲了上去,对方挥刀迎战。

    卜毂拔慌忙挥刀迎战,交锋数回合后,卜毂拔不敌,又有两名秦兵冲了上去,一同把卜毂拔斩杀了。

    秦勇砍下卜毂拔首级,高高举起。

    秦兵们再收割着其他匈奴兵性命。

    渐渐地,太阳从东边升起,阳光照耀着大地,温暖着秦兵们,战斗已经基本结束,追杀敌人的秦兵们,割下敌兵耳朵返回。

    在匈奴兵营地这边,战斗也已经结束了,只有少数敌兵成功逃跑。

    秦兵们欢天喜地,欢呼着胜利。

    两个时辰后,统计结果出来了,今天斩杀匈奴兵18054人,秦军战死1801人,这是巨大的胜利。

    秦军找好地方,分别挖坑把敌军和已方士兵尸体掩埋。

    ——————

    派兵南下攻击秦军,只是冒顿计划的一环,还要扶持代理人抢夺羌王之位,这样才能更牢牢掌控羌地。

    羌王迷朵有三个弟弟,除了二弟迷当外,还有三弟迷朗、四弟迷右。

    每个弟弟都有自身的军队,有数千人。

    因为匈奴入侵,三弟迷朗名正言不顺地带着数千士兵来到羌王所在地,说是共同抵抗匈奴。

    迷朗的军队,就在羌王帐篷不远处,迷朵在这里有上万军队,迷朗也不敢轻举妄动,如果匈奴人能打败秦军,他就发动突袭,在匈奴人的扶持下当上羌王。

    要是匈奴人不能取胜,就算他能突袭干掉迷朵,秦军回过头来也会把他收拾,迷朗待在这里,就是等待结果。

    迷朗进入兄长帐篷。

    在羌王面前,他拍拍胸脯,誓言旦旦道:“哥,要是匈奴兵来了,我的六千兵跟匈奴人决一死战!”

    迷朵道:“要是连秦军都抵挡不了匈奴人,我们羌人岂能是敌手。不过,秦军如此神勇,打匈奴人应当不成问题。”

    迷朗道:“说不准啊!听说秦军大举进攻东边国家,无暇顾及西边,秦国敌人太多,情势不好。以前秦军跟匈奴人交战,或许是匈奴人过于轻敌。我觉得,不容乐观啊!”

    他想当羌王,自然盼望秦军失败。

    迷朵有些不满,说道:“别长匈奴人志气,灭秦军威风,秦军一定会胜。”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有些担心。

    迷朗在祈祷着秦军失败,一旦秦军败了,他就毫无顾忌发动突袭。

    下午,北边一匹快马疾驰而来。

    进入大帐后,士兵说道:“启禀大王,秦军胜了,杀了匈奴兵两万余人,匈奴右贤王卜毂拔被斩杀!秦军只损失不到两千。”

    “哈哈,秦军胜了!”

    迷朵一拍大腿站起,兴高采烈。

    他之前是觉得秦军胜算应该比较大,没想到是如此大胜利。

    迷朗的脸色却非常难看,他没机会当羌王了,连匈奴人都打不过秦军,只能乖乖地做秦国的臣子。

    “既然秦军已经取胜,我没必要待在这里了,告退!”

    迷朗悻悻地离去了。

    三天后,杨喜带着士兵回来了,迷朵隆重欢迎。

    杨喜命人把匈奴人的耳朵都展示出来,斩杀两万余人,有两万余只耳朵,羌王见了之后高高兴兴的。

    迷朵摆下筵席,隆重款待秦军官兵,美酒歌舞,场面十分热烈。

    秦军大胜匈奴的消息,很快就在羌地之间传开了。

    羌人对秦国更是认同,视秦兵为影响,羌地女人嫁给秦兵,逐渐成为了潮流,成为羌人女子引以为傲之处。

    秦军大胜匈奴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咸阳。

    子婴收到消息后在朝会上公布,群臣都很是高兴,西边能战胜匈奴人,让秦国无后顾之后,全力解决东边的敌人,作用十分重大。

    很快就写好了诏书,封赏立功人员。

    杨喜爵位升为“右庶长”,军职由安远将军升为“平西将军”。

    秦勇爵位升为“公大夫”,军职升为都尉。

    子婴在给杨喜的指示中,表示暂时无法增兵羌地,秦军主力要放在东边剿灭叛军,只要先平定东边后,才能派出重兵来西边,彻底解决匈奴隐患。
天博app官网下载-天博真人老虎机(官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