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一百一十三章:【灵胭活血丹】
    次日一早,师爷就又出门了。

    闲来无事慈闵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了个锅子就在院子里鼓捣起来。

    徐童凑过去一瞧,只见慈闵不断拿出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在锅里煮,一边煮一边搅,不时还抓起一把白老鼠的五灵脂丢进去。

    那画面……让徐童忽然觉得这家伙很有扮演女巫的潜质。

    直至锅里的汤汁黏稠了,捞出药渣,把一罐蜂蜜都给丢进去,又是一通复杂的操作后,最后做成一粒粒黑乎乎的药丸子。

    “给你,趁热。”

    慈闵像是献宝一样把药丸子丢给徐童,徐童丢进道具册一瞧,哎呦,这东西效果拿到了展会,可比展会上那些药剂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灵胭活血丹】

    制作者:(匿名)

    经过十多种工序粗制后的药物,虽然做工粗糙了一点,但并不影响药效。

    使用后,能够快速恢复自身伤口,止血消肿,持续时间四十分钟。

    (对骨折致残无效)

    获得特殊效果加成:温气养元,血气如炉

    持续时间12小时。

    期间使用者恢复力提升三倍,体力精力临时增幅两倍。

    (每十二个小时只能食用一颗,多吃无用,女性生理期禁服!)

    获得特殊效果加成:血气如炉

    持续时间3个小时,期间食用者肉身血气如虹,对各种异术类伤害免疫40%。

    “好东西!”

    这时高卓也从房间走了出来,拿来一瞧,顿时乐得眉开眼笑,看向慈闵的眼神直冒精光,都说炼药师是玩家中最烧钱的,但也是最赚钱的行业,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

    就凭这样的一颗不起眼的小药丸子,丢进展会里说什么也能卖个八百剧本分都不是问题,关键时刻完全是能够救命一般的神药。

    “牛13啊老弟。”

    高卓朝着慈闵竖起大拇指。

    慈闵脸上憨笑着:“没有没有,主要还是五灵脂这东西太难得了,我只是中和了一下五灵脂的药性。”

    说到这里慈闵眼底不可察觉地闪过一抹贪婪的精芒,五灵脂是什么?不就是那只老鼠的粪便么。

    现实里老鼠屎可不难找,但不是那一颗老鼠屎都叫五灵脂。

    可惜这只老鼠现在还在师爷的袖子里,自己也没有本事把这东西据为己有,否则自己简直要发了。

    慈闵一边说着,一边把火上的铁锅移走,换上准备好的茶壶,随手就开始搓起药丸子。

    数量也不多,一共就二十一颗,三人一分每个人分得七颗刚刚好。

    说起来慈闵分得七颗【灵胭活血丹】拿回去转身一卖,少说能大赚一笔,绝不比普通剧本空间做任务要少。

    但他如果藏起来偷偷自己炼制一锅,不分给徐童和高卓,两人也未必知道。

    徐童看了看递在手上的药瓶子,眉头微动,再看向慈闵的眼神不免异常地亲切起来。

    这时候门外师爷回来了,手上提着上次装载三眼铳的大布包,打开一瞧,里面是黑漆漆的几根铁棍,徐童拿起来一掂量,分量让他都觉得压手。

    可这一根铁棍不长不短,只有一米左右,不过大拇指一般地粗,怎么会这么重?

    再一瞧铁棍一头尖一头圆,中间布满了菱形铁鳞,似是龙鳞一般。

    “师爷,这东西您哪来的啊?”

    徐童拿着铁棍,他不好奇师爷要这玩意做什么,只是好奇这东西是师爷从什么地方搞来的,明显就是新做出来的,这一包至少七根,这一上午的工夫就能做好,速度可比一般铁匠快太多了。

    师爷眯着眼,不急不慢地接过来一旁慈闵递来的茶水,轻抿一口在口中尝了尝,觉得味道还不错,就一口饮得干净,随手一擦嘴角道:“城南有一家铁匠铺,铁匠铺的老板叫吴有昌,曾经是宫里的御匠的徒弟,我让他帮我打的。”

    高卓从房里走出来,拿起一根放在手上仔细端量,他可不是徐童这种半吊子出家的和尚,从小在父辈面前耳濡目染,对异术玄学都有不少钻研,见状便一眼认出这东西的作用:“老爷子,您这是准备下桩定界啊。”

    所谓下桩定界,对普通人来说就是划定界线,例如国土边的石碑,修房子前先打下桩基等等,对于异人来说,下桩定界可不是简单的划地盘。

    这里面涉及风水玄学,不是随便插下去几根铁棍就完事的。

    当然也没有电视剧里布置下什么高深阵法那么深奥。

    简单直白点说,就是利用这些铁钉零时改变周围的风水气场,例如此处明明是一处绝地,但如果是风水大家,可以凭借几根铁钉零时改变这里的风水磁场。

    想到这高卓看向师爷薛贵的眼神更加崇拜起来,他能猜出来师爷这是要做什么,可猜出来不代表他能做到,事实上天下异人当中,懂得风水的人并不少,可以理解为这是一门选修课。

    这就和练武的多是懂得点医术是一样的。

    但真正的风水大师,就屈指可数了,敢玩这一套的更是少之又少。

    更何况北邙山是什么地方,天下绝阴之地,千年岁月不知道埋葬了多少死人,不客气地说这就是个超级乱葬岗,一锄头下去都指不定挖到谁家祖宗的那种。

    这种地方一般风水大师来了也不敢轻易下手,一个不小心,最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师爷既然敢这样做,说明师爷在风水学上的造诣恐怕也是非同寻常。

    “那我们今天就把这些铁棍插了??”

    徐童听了半天也算是听明白了,说到底不就是插棍子嘛。

    “不用。”

    师爷一抖袖口,就见那只白老鼠从师爷袖子里爬出来,师爷将一份地图丢给他,随手又丢给他一包酱牛肉,老鼠抱着酱牛肉啃得嘎嘎地香,少说两斤的酱牛肉一口气吃完,抖了抖细长的胡须,转身就叼起地上的背包一溜烟地消失在他们面前。

    “还可以这样用啊??”

    徐童看着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白老鼠,这不比怨灵这个蠢货好玩多了。

    正想着呢,师爷在一旁就像是看破了徐童的小心思一样:“上次让你做个灵牌回来,你打算拖到什么时候去?”

    哎呀,徐童闻言先是看向师爷,这事师爷确实提过,自己给忘了。

    不过这大中午的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件事了,两眼一瞧,四目相对,见师爷眯着眼看着他,徐童立即一拍脑袋:“哦,怎么把这件事给忘得干净了。”

    说着赶紧站起身道:“我这就去。”

    高卓本还想缠着师爷问问自家老爷子是怎么把一魄丢在山洞里的事情,结果被徐童一把拉住胳膊:“走吧,陪我一起去。”

    说完也不管高卓乐不乐意,就拉着他走出去。

    两人一走,慈闵仰起头还在想自己是跟着出去呢,还是留在这里,耳边忽然听到师爷的声音:“我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药香,是你在炼药?”

    听师爷询问,慈闵赶忙点点头,提起茶壶给师爷斟上一杯茶水。

    师爷薛贵睁开眼,脸上露出几分疲倦的神色:“哎,人老了,上了年纪,动弹多了浑身不舒服,我这里有几味药你帮我调调。”

    “好嘞!”慈闵想也没想就爽快地点头答应下来。

    另一边,徐童和高卓晃悠悠地走下了山,走在路上高卓不免抱怨道:“大中午的你去找木匠做灵牌??不合适吧。”

    “有啥不合适,就当是闲逛了,对了,让你那几个乞丐兄弟们打听打听去,我最近这段时间总觉得心里不安宁,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千手他们这几天也太老实了,一点动静都没??”

    以千手的尿性,徐童不信他们真的能老老实实地等到中秋节。

    “行吧,我现在去办,也确实该打听打听了。”

    高卓一琢磨这话说得不错,正好他也需要回乞丐窝里瞅瞅去,但愿那边的几个丐帮老兄弟们还在。

    说起来自打上次老帮主那一伙人不开眼,自寻死路地撞在了师爷手上后,丐帮就一下完蛋了。

    那可不完蛋了么,上至帮主,下到几位长老,护法金刚,没见一个活着从上清宫走出来地。

    高卓虽然可惜自己在丐帮的声望和努力付诸东流,但想想也觉得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现在的丐帮已经越发混蛋没有底线,以前的规矩早就不在了。

    坑蒙拐骗打砸抢劫无恶不作,如今被师爷毁了倒也是一件造福万民的好事情。

    丐帮虽然毁了,但乞丐们并没有一哄而散,毕竟好不容易响应号召走到l市,不待一段时间讨点钱财怎么回去,凭借高卓在丐帮的声望,要找他们帮忙打听消息并不难。

    于是和徐童约定好了晚上一起回去后,就转身挤进人群里逐渐消失在人群中。

    等高卓离开后,徐童站在人群里,仰起头,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眼神逐渐严肃起来……

    一抬头,就见面前立着两面招牌,一家是面馆,一家是烩菜。

    偶有路过的路人从他身边走过,依稀地听到了徐童自言自语的低语声:“可恶,究竟是先吃刀削面,还是先吃烩菜呢?”
天博app官网下载-天博真人老虎机(官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