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四方博弈(保底更新10000/10000)
    “曲江省什么时候出成绩?”

    “明晚十点。”

    “不是今晚十点吗?”

    “明晚,新闻出来得后天了。”

    “申城和另外好几个省那边,连状元的分数都已经报道出来了。”

    “好期待!好期待看到江骗子被拆穿的那一刻!”

    “楼上你想多了,人家考几分,根本不会告诉你……”

    “可以查的,而且一定会有人爆料出来。”

    “再等几天吧,我估计江骗子应该会负隅顽抗、装聋作哑几天。”

    越是临近成绩揭晓,网络上那些讨伐江森的声音,也逐渐响亮起来。江森和三所宇宙强校打完电话后,闲来没事手贱,就内心骚动地上网找了下关于自己的消息。结果一个不留神找进江森吧,顿时就跟当年犯贱去逛狗空网的时候一样,被恶心得差点要吐。

    妈的这群狗东西是在拿他当犯罪分子对待啊。

    什么仇什么怨?

    老子到底怎么你们了?

    “妈拉个鸡儿的……”江森挠挠头,有点难受,然后想了想,拿起手机就给郑悦打了个电话。

    小悦悦那头接起来就问:“兔子找到了?”

    “不是,兔子那个事我已经放弃了。”江森很拿得起放得下,“缘聚缘散都是命数,如果它被人红烧了,就祝它下辈子幸福吧,我就算找到杀兔凶手了,又能怎么办?”

    “江老板大气!”郑悦夸赞道,“我就知道,胸怀不够宽广的人,赚不到你这么多钱。那你找我什么事?”

    “哦,是这样,我想让你准备一下,帮我起诉……大概一千个人。”江森拉着鼠标,在页面上往下拖。

    “几个人?!”郑悦那头惊声尖叫。

    江森重复道:“一千个。”

    “你疯了?”郑悦道,“我特么十年也打不完这个多官司!”

    “不是,你先听我说。”江森缓缓说道,“不是马上就告,也不是非要全部告,主要是先吓唬吓唬这群臭傻逼。这不网络上现在有一大群人说我成绩造假吗?”

    郑悦傻眼道:“大哥,网络上的傻逼,就算排成队站在面前让你砍,砍到你自然死亡那一天你都砍不完,你管他们干嘛?”

    江森理直气壮:“我心胸狭隘啊,不可以吗?”

    郑悦:“……”

    江森继续道:“我的意思是,你先帮我搜集一千个人的资料,名单先给我汇总准备好,然后呢,等我高考成绩一出来,要是我考砸了,这件事就特么当没发生过,我就装死到底了,可要是我特么考得很好了,这群狗逼是不是哪怕不算诽谤,至少也是个寻衅滋事?”

    “话是不错,不过你网上的人你怎么找啊……”

    “不要怕,年轻人。”江森谆谆教导,“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苦心人天不负,三千越甲可吞吴,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关终属楚,可以人肉的嘛!”

    “……江总,你有话直说,背这么多诗不累吗?”

    “我刚考完高考,惯性啊。”

    “好吧,然后呢?你拿什么人肉?”

    江森道:“那什么人肉不是关键,只要钱到位,信息就一定能到位。我们是捍卫自己的权利,到位的速度肯定能更快。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等我的成绩出来之后,如果考得不错,咱们就把这个声音发出来,把这个名单贴出来,让这群傻逼按时去某个平台公开道歉。

    道了歉的,就把他们从名单上删掉,死不道歉的,那就没办法了,我不仅要人肉,我还要去我们县公安局报案。狗日的,网络世界不是法外之地,老子又不赚他们的钱,凭什么让他们可着骂!今天占理了,我要是还不吭声,那特么以后理亏了我还想活?”

    郑悦听得微微点头,“不过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江森想了想,换上了一个很深沉的口吻,“前些年啊,星星星中文网和圆寒他们为了卖书,没事也要拉着我炒作、翻滚、碰瓷两下,那个时候我一无所有、啥都不是,还要忙着准备高考,担心我爹出幺蛾子,根本腾不出手来。那时候我没得选,现在,我想为自己炒一次。”

    郑悦听完,沉默许久,才叹出一句:“江总高明。”

    “过奖。”

    “你觉得你考高分的可能性吗?”

    “五道口、中关村和沪旦刚给我打完电话,他们都说愿意为我去死。”

    “你知道分数了……?”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跟纯粹的傻逼,必须要有个纯粹的了断。与其等将来,不如就现在。小悦悦,不用犹豫了,哪怕我只告两百个,你的业务也能排到明年去。分一半给你的实习生去做,你什么样的实习生找不到?八零后的律政俏佳人又白又嫩,你不憧憬和向往吗?”

    那头又安静了好久,才沉声回答:“江总,我是个正派的已婚男人。”

    “我知道,我也是名门正派十八中出来的人,龌龊的事我是不会怂恿你去做的。”江森淡淡说道,“抓紧时间,把名单汇总出来吧。重点就放在度娘贴吧的江森吧里,还有某扑、某涯,星星星中文网的书评区,要雨露均沾,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

    去吧,小悦悦,我相信你。今天早点把东西准备好,等明天晚上我的信号。我要给天下傻逼一个大大的惊喜,真挚地祝愿他们六月天快乐。”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对着屏幕骂道:“麻辣隔壁的,有钱人也是你们能随便欺负的?愚蠢!”

    被网上的声音恶心了个够呛,江森回过头来,才想起还有几条消息没回。

    重新打开和蒋梦洁的qq对话框,美女姐姐后面又追问了好几句,江森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现在没时间想繁衍后代的事情,毕竟养兔子都已经那么耽误时间了,如果他一个没把持住让蒋梦洁怀孕了,那照顾孩子又得焦头烂额老半天。他虽然内心深处充满和蒋女士发生点什么的小念头,但是当爹这件事,还没做好这个心理准备。而且孩子长大又是一瞬间的事情,分分钟就要上幼儿园、上学前班、上小学,然后就等盯着他中考、高考……

    江森这么一圈子想下来,当场就感觉头皮有点发麻,欲望瞬间如潮水般退去,赶紧给蒋梦洁回了句:“这几天很忙,等有空再说吧。”

    这话倒也不是瞎说,除了最近两天要等考试结果,接下来除了找网上的傻逼麻烦,他还得回瓯顺县办正事。二二君生物制药生态开发有限公司成立快半年了,接下来把框架搭好也需要不少时间,而且流动资金也得想办法找到,实在不行,就真的只能开新书了。

    仔细想来,这个事儿真的是想想都感觉要升天。

    靠写网文来办制药厂,还是跟地方政府和全国顶尖高校合作……

    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了?

    嘀嘀嘀!

    “你真扫兴啊。”蒋梦洁那边,很快回复了一句。

    江森淡淡一笑,就没再搭理她了,不然聊起来没完没了,浪费时间。

    转过头来,江森又跟孔双喆聊了几句写作注意事项。十来分钟后,老孔被江森一通鸡汤加鸡血照顾完,立马就火急火燎,要说要码字。

    江森总算能把注意力放回到原本想问的事情上,点开了位面之子的qq。

    “小韦,灰哥有跟你所,我新书能开什么价吗?”

    中午午休时间,申城那边的韦主编正睡得迷迷瞪瞪,听到qq声响,不禁有点不耐烦地皱皱眉头,心说要是哪个扑街又大中午的找老子要推荐,我就让他裸奔到太监为止。然后眯着眼坐起来,低头一瞧,整个人瞬间当场清醒,大吼一声:“二爷!”

    办公室里不少同事被他吵醒,有起床气很大,满脸不爽的。

    也有好奇打听的:“二爷冒泡了?”

    韦绵子激动道:“妈的,等得我都想死了。”

    一边说着,急忙给江森回复道:“千字两千五!”

    “千字五千有可能吗?”

    “二爷,你是不是想多了?”

    “算了,我找灰哥。”江森想通了,感觉从位面之子这个打工仔嘴里,根本不可能套出灰哥真正的底线,直接把qq一关,给灰哥打去了电话。

    很快的,位面之子身后房门紧闭的办公室里,就响起了灰哥的声音。

    “二二君,你在想屁吃?”

    “那你开个价。”

    “最多两千五,你一本书两百万字,我给你整整五百万,还不够吗?而且你还有简体版权,接下来的分成也是你自己的。”

    “两百万字,差不多海外能卖到单本三十三册,一个月出一册,能卖两年零九个月。我海外至少有三百万繁体读者,平均每个读者每个月就算只向你们贡献一块钱的纯利润,你给我的这五百万,星星星中文网两个月就能回本,剩下来两年半都是躺着挣钱。我就值五百万?”

    “那你要多少?”

    “我要五千。”

    “五千太多!”

    “那你倒是还价啊!”

    “两千七,最多两千七!”

    “灰哥,你是在侮辱二零零六年度,全球最畅销作家吗?”

    “二哥,你也别忘了,要是你高考考砸,搞不好是要影响市场口碑的。”

    “灰哥,别扯蛋了,这两件事根本不挨着。再说国境线外,他们懂个屁的高考。”

    灰哥拿着手机,来回走了两圈,“不如我们签个协议。”

    “什么协议?”

    “我给你千字两千五保底,去年你们省的高考文科状元是六百八十七分,我也不为难你,你今年只要能超过六百五十分,每高出一分,我多给你加一百。反之你要是低于这个分数,我们就往下倒扣一百,另外协议一旦签订,你马上就要开工,不许反悔。”

    江森道:“神经病,这种条件,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灰哥直接原句奉还:“那你倒是还价啊!”

    “算了,算了,等明晚上再说吧!”江森直接挂了电话。

    又特么的是高考成绩。

    真是哔了狗了,谁能想到他考个试居然能牵扯到这么多东西?

    突然感觉就跟古代考科举一样。中了举人你就是老爷了,什么人身依附、田产投献的事自己就会贴上来,但要是没考上,那当然就,呵呵呵……

    “唉……”江森回到客厅的大沙发前坐下来,叹了口气。

    房间里空空荡荡,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这个时候要是兔子还在,好歹还能rua两下,解解压。

    他游戏又不喜欢玩,追剧又是都看过的,好不容易放了假,也衣食无忧了,居然还真就无事可做了。思来想去,他干脆拿着钱包和手机出了门。

    下楼后,直接从小区南门出来,再往前走不到一百米,就拐进了振瓯路。

    十几分钟后,回到了十八中学校跟前。

    传达室老伯见江森去而复返,不禁有点奇怪,问道:“回来拿东西?”

    “打球。”江森道,“我还能进去吗?”

    “能…伯道,“毕业证还没发下来对不对?”

    森点点头,又朝后头指了下,“我现在就住隔壁勤奋小区。”

    老伯不由笑了,“行了,想回来玩就回来玩吧,我还能拦着你啊?”

    江森咧咧嘴,从传达室走了进去。

    学校里依然在上课,等这周结束,下周才迎来期末考。

    不过初三的学生,倒是已经中考完毕,全都撤了。

    临近七月份,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一的人,校园里安静不少。

    江森顶着大太阳,直奔小操场广播站旁的“体育教研办公室”,跑进去后,老邱居然还在,右手打着石膏,正哇哈哈哈哈地跟另一个老师在下棋。

    见到江森忽然回来,不由很是惊喜,“你干嘛?”

    “打球。”江森言简意赅,“楼上篮球场有人在用吗?”

    “没。”

    “那钥匙给我一下。”

    “你妈比的,还真不跟我们客气啊。”老邱笑骂着,从抽屉里拿出钥匙,扔给江森,一边问道,“什么时候出成绩?”

    “明天晚上……”江森无语得要死,接过钥匙,就跑了出去。

    一整个下午,江森在学校的篮球场,独自一个人玩到将近四点半才回家,心理压力总算缓解不少。回到家后洗了个澡,五点出头,正要下楼吃晚饭,手机就忽然响了。

    接起来,是五道口招生组曲江省的负责人。

    两个人在电话里又是好一通聊,但是实验室的条件,那头却始终无法答应。

    “江森同学,这个事情确实超出我的能力范围。这样,你也先别着急,我们这边不好给的东西,其实别的学校也一样很难拿出来。而且我实话实说,你的这个要求,也确实很特殊。

    往年别说多优秀的考生,就是全省状元,你一个本科生,来我们学校求学,本身这是我们互相需要的一件事,我们学校方面,犯不着给出这么大的让步。

    而且你自己想一想,让一个本科生来管我们这样一所学校的实验室,我也不说这个实验室可能是什么级别,但这个事情,是不是本身就存在不合理?不是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和资历的问题,也不是你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以你目前的专业水平——可以说,基本就是不存在专业水平,对不对?那我们就是把实验室交给你,你又能怎么样?

    再者说,实验室一旦运转起来,那个烧钱的速度,可能也不是你能想象的。你现在或许觉得自己身上有几百万、上千万的,可能觉得足够。但万一呢?万一不够呢?你说要做的这个项目,那么多的前期投入,是不是就有可能打水漂了,对吧?

    所以我说,这个事情,咱们双方最好都先不要着急。要不这样,你也先别忙着跟其他学校签约,这不离填志愿的时间,还早得很吗?我们要不就先等成绩出来再谈。你的要求,我们一定会向学校领导再反映,一定尽可能地满足你。但是你先别着急做出选择……”

    五道口的这个拖字决,倒是耍得很有精髓了。

    一边让江森等成绩,一边又让江森别跟其他学校签约,里里外外,都是尽可能地让江森处于被动。江森幸好接到这个电话,仔细一想,他最值钱的时候,正是在高考成绩揭晓前的这24个小时。相当于逼迫几所学校花钱开盲盒,开出什么是什么。

    “所以其实你们根本也不知道我的成绩,是这个意思吗?”江森直接戳破了对方,“沪旦可是答应我的要求了。”

    “哎哟!同学!你千万别信他们的!他们哪有那个条件!”

    “老师,申医的名气,可比你们的二级学院大点吗?你们三家,论这个专业的条件,最次的反倒是你们吧?”

    “话不是这么说……”

    “行了,还有三十个小时出分,你们答应条件,咱们就签约。不过要快点,沪旦的人已经坐飞机往东瓯市飞了,我估计等我这边天黑下来了,我们就该坐下来吃饭了。不过你们要是真的有诚意,沪旦和五道口之间,我肯定还是倾向你们。就先这样了,你们有结果了再给我打电话吧。”江森底气十足,直接挂了电话。

    然后这边通话刚结束,没等十几分钟,中关村也边也打了过来。

    意思差不多,第一,等成绩,第二,先别急着跟那些妖艳贱货跑了。而且特地还强调了我大中关村医学部宇内无敌,给江森画了个超级大的大饼。

    但江森强忍着继续不松口,那头也就没了辙。

    两通电话打完,江森安静了好一会儿,才从冰箱里拿出两包速冻饺子,简简单单地煮熟吃了。四十个冻得硬邦邦的水饺,煮开后皮烂肉柴,很是难吃,但江森还是硬着头皮,三两口就飞快地吃完。心里想着,如果接下来事情不多的话,倒是可以在家里学着做点家常菜。

    小区北门出去,相隔最多两百米的地方就是菜市场,买菜也挺方便的。

    而且他记忆中,这个菜市场就是到了十几年后,也依然还开在那边,半点没受旧城改造的影响。仿佛这一小块地是被遗忘了,当然也有可能,就是街道方面舍不得拆。

    毕竟菜市场这东西看起来虽然不高端,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拉动经济和提供就业的地方,对地方政府来说,是再优质不过的优质资源了!

    吃过晚饭,洗了碗,东瓯市的天色,也逐渐地暗了下来。

    江森就安静地放空坐着,等到七点半看完新闻联播,看到上面说奥组委又去首都看施工进度了,对鸟巢和水立方的建设进度非常满意,其中水立方很快就要开始进入室内装修。

    江森看得脑海中一阵恍惚,重生者的记忆,又跟现实含混到一起,莫名混乱起来。

    他像是从未来回到当下,从十几年后看现在,又像是在重新经历“过去”,心中的时间线纠缠不清,一时间居然有点迷糊,到底今夕是何夕。

    然后过了大半天,才轻轻拍拍脑袋,叹了声,“好快。”

    确实好快,他重生回来的时候,才是2003年,还是初二下学期的暑假前夕。

    一转眼,居然离奥运会开始,也不剩几个月了。

    半个小时的新闻联播很快结束,电视上的那些人和事,江森有些记得很清楚,有些却没什么印象了。再大的国家大事,如果没走进个人的生活,对个人来说,也无法形成什么印象。

    7点半,新闻联播结束,东瓯市新闻联播又无缝连接上。

    江森去厨房洗了两个苹果,继续缩在沙发上,啃着苹果无聊地看,看地方新闻就不存在什么对历史的敬畏感,完全就像是在看地方八卦。

    胡部长居然上镜了,某市领导去瓯岛县调研,在电视上跟胡部长谈笑风生。

    哦,不对,现在早该叫胡书记了……

    八点不到,江森看电视看得意兴阑珊,吃完苹果,也不等新闻播完,就直接关了电视。

    其他节目他也不想看,尤其是各种体育比赛,除了中国队踢进世界杯那次,别的比赛他一概记不住比分。可那特么是2002年的事情!比他重生还早一年!

    江森感觉自己就是没有偏财运,重生了买体彩都不配,简直哔了狗。

    坐在空空荡荡的屋子里,放空了好一会儿,江森才站起来,刷牙洗脸,然后关掉房间里所有的灯,走回他那个大大的主卧,躺上了他那张大大的床。

    看着房间四周的布置,风格其实和酒店的房间很像。

    只可惜没人帮忙打扫。

    然后一想到今后他就要按时换床单、换被套、换枕套,心里又是一阵头大。

    过日子真的挺麻烦的。

    好羡慕有些小兔崽子,家里有爸妈伺候,压根儿不需要为这些事情烦恼。

    哪怕成年之后搬出去住,租房子和住自己家,那感觉也是完全不一样的。至少在打扫卫生这方面,基本谈不上任何心理负担。

    个别长期住酒店的少爷小姐,那就更不用说。

    属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极致了。

    所以江森就想,自己的孩子,将来要是也能过得这么随心所欲的,应该就说明他当爹当得挺成功了。不过目前,这个事还是先从长计议吧。

    妈的高考分数都还没出来,哪儿哪儿就想到当爹上去了。

    快进得也太离谱了。

    江森脑满子各种念头飘啊飘,连床头灯都没关,就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清晨五点多的时候,他迷迷糊糊间好像梦到了蒋梦洁,但是那模样又看不真切,反正总之就是打了个冷战,醒来后就急急忙忙去卫生间洗了个澡,顺手洗了裤子。

    幸好量不算特别大,没把床上弄湿,不必把刚换上的床上用品马上换掉。

    而且这种梦做过一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可以保持相当佛系的状态。

    某些念头,也就安安稳稳地放下了。

    十分有利身心健康。

    不过这么一来,睡觉肯定就睡不着了。

    6月23日,周六,清晨六点出头,江森了起了个大早,出门吃饭,早饭过后,沿着勤奋路走了两圈,等到七点多太阳完全升起才回了家。

    回到家里,实在是闲得蛋都要碎了,他才打开电脑,先不管三七二十一,给自己写了个新书大纲。磨蹭了片刻,起了个名字叫《我的老婆是女帝》,仙侠宗派流。

    大概套路就是男主角是个小白脸面首一类的人物,被宗门大小姐看上了。宗门大小姐盘正条顺啥啥都好,但就是爹死得早,手底下一群人蠢蠢欲动要分家,还有人对大小姐有想法的。与此同时,宗门还面临巨大的外部压力,等等等等,反正就是个仙侠版少年康熙。而主角的任务,就是每天陪大小姐造人的同时,依靠自己的金手指,每当大小姐有麻烦时就从裤裆里掏出法宝化险为夷。至于什么软饭男被看不起,软饭男慢慢崛起,这都是可以随便瞎写的……

    江森把情节脉络随便一编,感觉这玩意儿每天写五千字,写到五百万字都没问题,能写的东西实在不要太多,编完后满意地点点头,接着正想干脆开始写第一章,家门外的铃声,却先叮咚一声,响了起来。

    谁还能找到这里了?物业来收停车费了?

    可我特么压根儿也没车啊!

    江森奇奇怪怪地站起来,走到门口。

    透过猫眼朝外面一看,外头居然站了一堆人!

    不仅有程展鹏和陈爱华,还有几个,应该是某宇宙强校招生组的人。

    江森这就觉得有点烦躁。

    很是不喜欢自己住的地方被人打扰。

    但幸好,他早有准备。

    江森打开门来,不等程展鹏他们往屋里走,就立马阻止了几个人的动作,把人带进了隔壁的空屋子里。隔壁的19b也跟19a一样,已经装修妥当,只不过没有太多家具。

    进门的客厅里,放了两圈便宜的大沙发,沙发中间摆了个便宜的茶几。

    厨房里杯子、茶叶、热水壶齐全,卫生间里也都物料充足。

    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客房里,简单地放了张床。

    连被褥都还没铺上。

    但是对这群来办公室的人来说,这个环境,就简直不要太好。

    又敞亮又松快,屋子里没有窗帘,早上的太阳从外面照进来,让人心情都好很多。

    “江森同学这个自理能力很强啊,把家里安排得井井有条的。”

    来的几个江森不认识的人,不算意外,是沪旦招生组的。

    他们昨晚下的飞机,然后今天早上七点多联系上程展鹏,程展鹏又叫上了陈爱华。

    “花钱嘛,钱到位了,什么事情都能到位。世上无难事,只怕有钱人。”江森不算会伺候人,不过端茶倒水还是不在话下。

    给几个老师泡了几杯热茶端上桌,几个沪旦招生组的老师也是开门见山,张嘴就是生意。

    “江森同学,实验室这个事情呢,我们原则上认为,如果你的项目真的能展开,我们当然可以出借,乃至把整个实验室的管理权限都放开给你。说白了,这不过就是个教学工具。但是你要知道啊,我们实验室里的设备,那都是不便宜的,随便一台,都是几百万。所以借给你之后,一方面,这个实验室的日常运转费用,需要你自己负责,另一方面呢,因为事关重大,我们还需要你出具一定的抵押品,才能放心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昨天跟江森通话的那个东瓯市老乡王老师,简单地把情况跟江森一说。

    江森听完,不由微微一愣,“那少说得三五千万吧?”

    “差不多。”王老师微笑点头。

    我日,明知道老子根本拿不出这笔钱来……

    江森心里腹诽,不禁反问:“所以你们要想什么抵押物?我的肉体,还是我的灵魂?”

    “都不用。”王老师摇头笑道,“我们学校领导,对你说的那个祛痘灵的项目有点兴趣,我们的想法很简单。这个抵押品,你现在是肯定拿不出来的。所以你想要用我们的实验室,这个项目,我们就用实验室的使用权来入股,平时的运转费用,也可以由我们学校来承担,但是项目的科研成果,必须归我们学校所有,项目的商业运用,我们学校必须参与。另外我们也查了一下,你是不是已经成立了一家,名叫二二君生物制药生态开发有限公司的公司?”

    森点点头,“现在还是个空壳,不过接下来我要跟我们县里合作一些项目,两年半之内,会注入一笔资金。”

    “所以你的祛痘灵项目,也是要通过这个公司来运营的吧?”

    江森轻轻点了下头,“对……”

    “我们也希望可以注入一部分资金,以方便我们对这个祛痘灵项目的掌握。”另外一个老师问道,“你的公司,目前自己认为,估值能有多少?”

    江森想了想,回答道:“那得看你们想要多少。”

    王老师马上伸出五根指头,“至少百分之五十。”

    这特么的……就没得谈了啊。

    按照马瘸子的说法,江森自己要拿40%,马瘸子10%,这样才好保证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然后县里必然不能少给,因为那才是基本盘,35%逃不了,季伯常的工厂得给5%,还要添上他这几年的肖像使用权的损失和今后的代言红利,这样最后留给学校的,最多也就10%。

    但是沪旦这么一开口,直接就不给活路,那特么日子还怎么过?

    “太多了吧?”江森笑道,“我们县里也说要百分之五十呢。”

    王老师却道:“我们也可以直接找瓯顺县的领导谈,今天时间还早,开车过去,四个五个小时,下午两三点就能到。咱们可以一起去,也不耽误晚上查分数。”

    草!这还反过来倒逼一枪了?

    江森忽然意识到,今天这几位,段位上再也不是他之前遇到的那些角色了。

    明显高出一个水准都不止。

    江森不由得看了看程展鹏,但程展鹏也没搞过这种动辄几方交易,而且张口就是“几个亿”的买卖,并且他还置身事外,此时简直比江森还懵逼,只能转头看看陈爱华。

    然而,陈爱华也没办法。

    他也只是个市直机关的副处级干部啊……

    对上沪旦这群学术型生意人,又不知道对方的底线,这时候只能先装个傻,打断对方的判断节奏,说道:“要不,先等晚上成绩出来再说吧。”

    得,这个高考成绩,都快成上甘岭了。

    是个人都觉得这东西是自己的战术制高点是吧?

    江森真心特么的感觉挠头。

    成绩出来再谈吧,他就没筹码了。

    不出成绩吧,很多事情又仿佛陷入死结,无法展开。

    只是就在江森纠结的瞬间,王老师却似乎半点没受影响,笑呵呵道:“其实咱们也可以退一步,你先来我们学校,实验室的问题,可以慢慢解决。文科想进申医,无非就是中医专业,我们中西结合专业有博士点,你可以本硕博八年连读,到时候等上到研究生,实验室你完全可以拿去随便用。这个抵押物的条件,也就不存在了。”

    哦……!江森好像又有点听懂了。

    这货谈判水平牛逼的呀,先坐地起价抛出一个高出天际的条件,然后再回过头来,何止是退一步,简直是退到宇宙边缘了,再让对手就范。

    我特么就说招生组哪儿来这么大的口气,感情还是奔着招生来的。

    那个什么实验室、入股什么的,根本就是幌子。

    要么就是,已经同时做好了两手准备。不管江森答应他们开出的条件,还是不答应这个条件,沪旦这边,都已经有了相应的后续计划。

    至少这个态度上,明显比另外两家更有诚意一些。

    宇宙两大强校,说白了,还是骨子里头高傲啊……

    江森心里大概对沪旦的心思有了底,说来说去,反正实验室肯定是三家都不打算真的白给的,而且有一说一,他之前想白拿一个实验室的使用权的想法,确实也有点想屁吃。

    但只要分数达标的话,这三家肯定都很想要他。

    毕竟江森和二零二二君这两块招牌,目前看来,已经越来越朝着值钱的方向去了。

    不过要是分数够高的话,江森第一时间,肯定又要淘汰沪旦。

    这一点,沪旦应该也心知肚明。

    按这个思路的话,江森觉得自己最有可能占到便宜的,依然应该是沪旦。

    因为另外两家,内心深处肯定是有恃无恐。

    对五道口和中关村来说,目前最大的问题不在乎江森会不会选择他们。而在于江森的分数是否足够,以及如果江森分数足够的话,选择了他们中的一方,另一方就要吃瘪。

    可要是江森分数不够呢?

    那毫无疑问的,他们两家如果最终都放弃江森,丢人的,就只能是江森自己。

    考分出来之前,江森对清北两所学校占据主动,两家需要拆盲盒、碰运气;而考分出来之后,两家无非就是打明牌,最终的结果就是个脸面问题。

    但区区脸面嘛,就算没有了,也没关系的。

    所以时间越接近考试分数公布,清北拆盲盒的动力可能就越小,压力就会逐渐转移到江森这边。而这条心理上的拆盲盒死线,恐怕离眼下,已经不远了。

    清北那边,更定更倾向于打明牌,这样他们至少有75%的机会,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从容决定要不要江森,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他们手上。

    等到那条死线过去,那两边应该就不会再来联系江森。

    只有沪旦,可能会想着要截胡,他们拆盲盒的动力,反倒会进一步提升。

    “我们问过程校长,他说你的高考估分,最保守估计,也在六百分以上,对这个判断,我们是认可的。”王老师果然又自言自语似的说起来,“我们看过曲江省今年的试题,确实比较难,这个我们承认。所以虽然你们的分数还没出来,不过我们今年对曲江省的划分,大概也有个数了,不低于第六百分,但也不高于六百一十分。所以只要你最终结果能超过六百一,我们肯定会录取你。但如果略有差距呢,你现在来我们学校,时间上还是来得及的。”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距离考试成绩出来,还有十个小时。江森同学,留给我们大家的时间都不算多了,希望你能尽快做出正确的决定啊。”

    “嗯……”江森应了声,低下头,整个人陷入沉思,大脑飞速转动起来。

    这是四方博弈,他得慎重。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天博app官网下载-天博真人老虎机(官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