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人在东京,转世武僧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一件神器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一口气,神宫悠连锤了数百下,因斯巴达国王持矛与持盾的手臂被抓,他无法抵挡,无法逃避,甚至都无法被击退,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神宫悠的连环爆锤。

    以神宫悠的力量,就是航母被他连续爆锤也会破碎,更何况一个英灵,很快,他就被锤的灰飞烟灭,被他背负在身后的赤血战旗,也掉落在地,被神宫悠抓在了手中。

    而这,也是他获得的第一件神器!

    “还敢反抗!”

    手握赤血战旗,神宫悠第一时间是欣喜,对于铁血战旗的强大,他早就有些眼馋。

    只是,很快他就发现,斯巴达国外死去,这面战旗却没有臣服,而是不断震动摇晃,要从他手中脱离,甚至,它还想控制自己。

    随着战旗入手,一股浓郁浑厚的杀意攻入了神宫悠的脑海,让他双眼赤红,须发皆张,无法遏制的杀意让他想要杀戮一切。

    “杀!杀!杀!”

    “吼!”

    杀戮一切的情绪入脑,让神宫悠忍不住单膝跪地,捂住了额头。

    而看着神宫悠赤红的样子,不少关注着此地的神灵都是高傲的一笑。

    “神灵的武器,不是凡人能触摸的。”

    “神灵不可直视,不可侮辱,不可亵渎,你以为这句话是说说的吗。”

    “以武器控制凡人,让他们只知杀戮,我记得阿瑞斯做过好几次这样的事情吧。”

    “确实做过,他最喜欢让被控制的凡人杀戮自己的亲人,以观看他们的后悔为乐,这次,他应该也会这样做。”

    漫天神佛中,有很多神灵并不是慢慢成长,而是出生即神灵,这样的祂们是天地的宠儿,开始就拥有极大的权柄与力量,且无人限制。

    如此不受约束的神灵,怎么可能全部为善,性格恶劣者比比皆是,也是这群神灵,对于人类的反抗最为愤怒。

    祂们只有权威,也最不容忍人类与祂们处于同一地位,现在看到神宫悠将要被控制,不少人都兴奋了起来。

    而希腊的那位战神,是众神中最为喜悦的。

    说是战神,但这位神灵从来没有什么出众的功绩,在希腊,大部分危机都是由宙斯,雅典娜以及其他英雄解决,这位战神留给世人的只有败绩,祂坐上战神之名,也只是宙斯的力推。

    或是战神神职的影响,或是本性如此,阿瑞斯的性格很是恶劣,此刻,他就想控制着神宫悠去杀戮友军。

    “凡人永远无法违抗神灵,成为我的奴隶去杀戮那些违逆神灵的反叛者吧,你将永远沉沦,为自己的大胆而赎罪!”

    就在阿瑞斯喜悦自己多了一颗棋子,其他废物神灵也在欢喜的看着神宫悠将要被控制时,神宫悠心中的杀意转换为了怒火。

    “你想控制我!”

    “你竟敢想控制我!”

    连续两句咆哮自神宫悠口中响起,在咆哮声中,他的身体径直站起,头颅也直直的望向天空,双目中,更是有着满腔的杀意。

    ‘杂种,竟然想控制我,我会杀了你,我绝对要杀了你!’

    “轰!”

    一个废物神明竞想控制自己,让自己成为奴隶,察觉到这一点,无穷无尽的愤怒自神宫悠心中涌起,怒火激活了不动明王,让妖异的红莲之火犹如火山喷发一般,自神宫悠身上升腾而起。

    此刻,神宫悠愤怒的想要弑神,但神灵远在深渊,他过不去,也因此,神宫悠只能转换目标,看向了阿瑞斯想要控制自己的媒介,那面赤色战旗。

    随着神宫悠的注视,爆燃的地狱业火朝着血色战旗中蜂拥而至。

    赤血战旗常年被神力滋养,已经拥有了初步的灵智,但也因如此,被地狱业火灼烧,它的痛苦才尤为强烈。

    “滋滋滋……”

    被火焰焚烧,赤血战旗的器灵滋滋的叫着,犹如人类的痛嚎一般,而在痛苦扭曲的同时,它也进行了反抗,巨量血色雾气自赤血战旗上升腾而起,雾气磅礴,更有着人类的战意怒吼蕴藏其中,它这是想用雾气熄灭火焰。

    可惜,这根本无用。

    “汝所进行的战争全为侵略,此是不义之战,汝为恶,当受惩罚!”

    伴随着神宫悠的言灵,那血色雾气也被地狱业火焚烧了,且焚烧了血雾之后,地狱业火不仅没有减弱,反而获得了薪柴一般,再次爆燃了起来。

    这一幕,也把不少神灵看的膛目结舌。

    “怎么可能,人类与神灵的差距不可道理计,他怎么能压制住神器的反抗。”

    “……神器确实是神器,但那火焰,也是神火。”

    “不,那是冥火!”

    “人类是怎么掌控冥火的?”

    地狱业火,这是焚烧罪孽的火焰,专门用来惩罚恶人,此种惩罚,对于神灵也有着效用,能让神灵们痛苦不堪。

    当然,地狱业火的攻击力虽强,却只能焚烧身上有着罪孽与业障之人,如果是良善之人,哪怕是凡人,地狱业火也伤不了他。

    同时,以此火焰对付普通人效果也不好,平凡之人虽有罪恶,却只占一小部分,因罪恶少,地狱业火的焚烧也只会令他们痛一时,无法杀死他们。

    这种火焰,是对恶特攻,越恶,火焰威力越强。

    而战神阿瑞斯属于恶吗?

    自然是,这可不是神宫悠本身的评价,在希腊人眼中,阿瑞斯也是战争、兵变、杀戮与暴乱之神。

    被形容为“嗜血成性的杀人魔王以及有防卫的城堡的征服者”,同时,他也是力量与权力的象征,嗜杀、血腥,人类祸灾的化身。

    这是阿瑞斯的恶,祂的神器自然也沾染上,如此,也使得它释放力量不仅无法熄灭业火,反而令火焰越燃越烈。

    短短数分钟,业火就把外放的血雾焚尽,侵染到了赤血战旗的内部。

    “混蛋!”

    神器被焚,奥林匹斯神山上的阿瑞斯再也无法稳坐,捏碎了黄金杯子,让精美的葡萄酒液洒落一地,此时的阿瑞斯怒极,也让周围的宁芙仙女跪倒了一地。

    没有理会那些惶恐的宁芙仙女,阿瑞斯闭上了眼睛,向着凡间降下了投影。

    以神器为定位,投下大量神力,祂真的把投影降了下来。

    “凡人,放下我的神器,跪下求饶,我将赐你一个……”

    面容英俊,金光璀璨的阿瑞斯突然出现还是让神宫悠惊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发现,投影到人间的只是个银样蜡枪头,内里空虚,根本没有多少力量。

    对于这样的货色,他自然不会客气。

    “竟敢出来,给爷死!”

    随着神宫悠的意念一动,地狱业火直接席卷了阿瑞斯的身影,让他陷入了火焰地狱之中。

    焚烧灵魂的火焰,哪怕是阿瑞斯也受到了影响。

    “混蛋,你敢攻击神明……”

    “攻击,老子早晚有天要杀了你!”

    在怒吼声中,所有的业火都涌上了阿瑞斯,让祂面色扭曲,发出了一道道凄厉的哀嚎。

    在哀嚎中,祂的身影也消失不见,只有一句话留了下来。

    “混蛋,杂种,我记住你了,我还会回……来……”

    随着阿瑞斯投影的消失,地狱业火攻入赤血战旗内部,此件神器暂时没有了威胁。

    只是,以业火作眼,内视里面的情况后,神宫悠发现,自己一时半刻之间,也无法夺取这面旗帜。

    作为跟随了战神阿瑞斯数千年的战旗,此面旗帜中蕴含着无数战场血气,在收缩状态下,业火一时焚烧不尽。

    就如同火能烧油,有的油田燃火,却能一烧百年。

    也就是现世规则不容神袛降临,地狱业火又克制不义之战的血气,使得血色战旗无法发挥出威力,否则,仅凭它一个,就能灭杀神宫悠。

    “这某种程度也算得上是龙游浅水遭虾戏了吧。”

    想了一下,神宫悠最终把赤血战旗绑在了身后。

    同时,神宫悠也开发出了赤血战旗新的用法。

    “因没有掌控,它本身的能力我别想用了,但业火一直在它上面燃烧,只要它的血气不灭,我的业火也将不熄。”

    是的,神宫悠把赤血战旗当做了薪柴,以它的血气作为点燃业火的消耗。

    而扭头看了一下,发现背起战旗后,自己背后的业火有着十米之高,且永远不会熄灭后,神宫悠脸上的笑容灿烂起来了。

    “就是这样,我的攻击手段又多了,走!”

    压制好赤血战旗,确定它无法跟自己做对后,神宫悠快速朝着战场返回,为了加快速度,神宫悠驱动了狂风。

    跟以往只有风不同,这次,随着狂风吹起,神宫悠背后的业火也被搅动,风助火势,火涨风威,两者叠加,让神宫悠有了一对炫目的火焰翅膀。

    ‘嗖!’

    扇动妖异的红莲翅膀,神宫悠快速返回了战场,而他的出现,也让战场沸腾了起来。

    “那是,神宫悠,太好了,是神宫悠回来了。”

    “战旗被神宫君夺得了,我们赢了!”

    “神宫君,万岁!”

    返回的神宫悠拉风无比,而他夺得战旗,灭杀了斯巴达国王,也令人类联军士气大涨。

    此种情况下,自然有无数人为他欢呼雀跃。

    在众人欢呼时,神宫悠的主要注意力却放在了斯巴达军团身上,让他无奈的是,国王战死,赤血战旗被夺并没有令他们崩溃,甚至,因为主将率先战死,自身存活,他们反而觉得自身的荣耀受到了侮辱,更加悍不畏死起来。

    “可惜了,如果是普通军团,在我斩将夺旗回来时,他们就已经望风而逃了……士气,这些斯巴达人的士气太强了。”

    注目一会后,神宫悠发现,斯巴达军团已经疯了,完全不顾自身,只想着前冲在敌人身上砍一刀,如此不要命打法,一时之间,竟然打的人类连连后退。

    只是,面对此种情形,返回的神宫悠却没有帮忙。

    不是不想帮,而是失去了神器·铁血战旗后,他们的威胁已经不大。

    虽然人类在步步后退,这种后退却不是溃败,而是步步为营,同时,后方,火铳枪,火炮,也不断射进铁血军阵之中。

    跟刚才不同,现在的英灵军团没有了伤害分摊,没有了铁血战旗的加持,每次炮击都有人死去,在此种作战节奏下,斯巴达军团虽强,却不再无敌。

    当然,仅是如此,神宫悠还是会过去帮助一把,他的加入,会让战场少死很多人。

    可惜,神宫悠不能如此,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抬头环顾四周,神宫悠看到,雷霆天马军团虽败,斯巴达军团也被牵扯住,但场上还有其他军团肆虐。

    太阳神阿波罗的烈日军团,波塞冬的海域,冥王哈迪斯的死亡大军,此三者带给人类的伤亡最大,哪怕五大流氓的主力顶上去,仍然在节节败退。

    当然,人类也不是吃素的,凭借梦魇界存留的强者,众多的人数优势以及科学院士根据灵气复苏研究出的一些东西,他们也跟神宫悠一样,进行了斩将夺旗。

    这种夺旗,有的失败,有的僵持,也有数个成功的。

    甚至,有数位主神的神器被夺,十二主神之一阿佛洛狄忒的爱欲之壶,德墨忒尔的麦穗,就被人类抢夺在了手中。

    其中,德墨忒尔的麦穗是由九州的突击队夺取,阿佛洛狄忒的爱欲之壶则是由灯塔国获得。

    “不愧是现在的最强国家,哪怕灵气复苏对他不利,仍有斩获。”

    心念转动之间,神宫悠稍微分析一下后,选择了阿波罗作为目标。

    选择他们的原因,一个是他们攻击距离最远,攻击力也是最强,对于人类的杀伤最大,其次,就是抵抗他们的主力是九州。

    “我过去,应该能减少九州部队的伤亡。”

    心念转动之间,神宫悠身影化作一道红光,朝着最后方的烈日军团冲去。

    发觉到神宫悠的目标是自己等人,瞬间,烈日军团就转换了目标,一道道金箭如雨一般射向了神宫悠。

    “嘭嘭嘭……”

    本体没动,神宫悠背后的能量手臂却幻化了出来,并接连不断的朝着前方释放冲击波。

    道道强劲的冲击波让空气暴动,空间也泛起了海浪一般的涟漪,烈日军团的金箭,根本射不穿冲击波组成的起浪,往往在半空就会爆裂开来。

    而这,也让神宫悠前进的一往无前,无人能挡。

    在神宫悠行进的时候,他发现,九州也跟着发起了协同攻击,原本,他们是用方士、符师防护,用飞剑阻拦金箭,稳扎稳打的前进。

    但现在,有剑客脱离了队伍,进行了快速突袭,那些符师,也放弃了不少防护符咒,转而用神行符,纸马符进行加速。

    “很好,这样我前进的会更快。”

    他在为九州军队的协同叫好,却不知道,九州军队里正在对他怒目而视,不少人更是怒骂出声。

    “混蛋,我就知道这个小鬼子没安好心。”

    “想摘我们的桃子,绝不能让他得逞。”

    “你们等下,我去拦住他。”

    ……

    神器很重要,也很强大,现今,英灵军团只能发挥出神器万分之一的能力,同时,正常情况下,现今的人类是很难获得神器的,哪怕获得了,也如同东瀛的三神器一般,被当作镇国之宝,轻易无法动用。

    希腊诸神是被逼的没有办法,这才把神器下放到人间,而这些神器也没有令众神失望。

    因为神器,希腊的英灵军团战力暴涨,压着人类联军在打。

    只是,如此强大的神器带给人类灾厄的同时,也让人类有抢夺的可能。

    此次,九州派出了很多底牌,目标对准了两个神器,一个是太阳圆盘,一个是农业之神的麦穗,后者,他们已经获得,前者,也接近了目标。

    而此时,神宫悠突然出现了。

    因为过往的仇恨,九州所有人都不相信,东瀛会好心的帮助自己,在他们看来,神宫悠此次出击,是看到自己等人有获得太阳金盘的可能,为了消减九州的实力,专门过来捣乱的。

    这种想法某种程度上来说没问题,当看到神宫悠的目标时,东瀛、灯塔国、欧罗巴不少高官就是眼前一亮。

    “神宫君这是去跟九州抢夺神器了。”

    “干的漂亮,九州已经很强了,他们科技实力不弱,神灵更是比我们好太多,如果再获得神器,蓝星老大很可能易主。”

    “看来,神宫悠还是很明白的,他很清楚,东瀛想要强大,九州是绝不能崛起的,两者太近了,而一山不容二虎。”

    “我们可以帮他一把,哪怕神宫君无法从九州手中抢到太阳圆盘,我们也可以说他出力,拥有太阳圆盘的使用权。”

    “看住九州,如果他们动手,就发动网络舆论,说他们不顾人类安危,肆意对友军出手。”

    发现有削弱九州的可能,不少国家都兴奋了,而九州高级将领,也明白这些,很快制止了手下的行动。

    “别动手,我们现在是同盟,不能明面上出手。”

    “可不动手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夺走太阳金盘,我们死了那么多兄弟,与烈日军团战斗了那么久,我绝不甘心让这个小鬼子拿到太阳金盘!”

    “我也不愿,但我们不能主动攻击落人口实,全军突袭,倾尽全力把太阳金盘抢先抓到手中。”

    “是!”

    为了在东瀛人之前抢夺太阳圆盘,这才是九州突然全军突击的原因。

    大量九州士兵与强者的突袭,确实拉近了与烈日军团的距离,只是,这样的行为,也让烈日军团感觉到了威胁,金箭如雨一般朝着他们射来。

    没有了符师、天师们的防护,武者仅凭自身,伤亡瞬间大了,方士们也因想要快速突进,对于自己的防护有些松懈。

    看着前方战士的伤亡,后方,所有的九州将领都是双拳紧握,那些士兵都是九州的英勇男儿,是他手下的兵,每死一个都令人心痛。

    只是,他更明白,东瀛的野心从来没死,他们强大,侵略自己将是必然,不想让东瀛在这个灵气复苏的时刻抢先一步,这些牺牲是必须的。

    “绝不能让东瀛强过我们,百年前的事情,也绝不能在九州大地上发生。”

    为了抢先获得神器,不让东瀛摘桃子,九州高级将军忍痛看着自家儿郎突进,而那些前进时的伤亡,自然被他们算在了神宫悠的身上。

    不少将领看着龙行虎步,横行无忌的神宫悠都有着恨意,只是,在仇恨的同时,那些将军也在羡慕。

    羡慕着东瀛出了一个神宫悠。

    虽然九州地大物博,人才济济,但像神宫悠这样,在灵气复苏才三年,就能一人当军,横扫无敌,九州还是没有的。

    “该死的,东瀛怎么运气这么好,出了一个怪物。”

    “不是我们没有人才,实在是这个家伙太夸张,一人横压英灵军团,连神器都无法限制,这就离谱!”

    “如果我们九州也有这样的天骄……”

    “好了,你怎么也学起高丽了,东瀛确实走了狗屎运,但他一人,还不至于让我们九州畏惧。”

    此次说话的将军肩上有着三颗星,他在为自家军队打气,而九州也确实不畏惧神宫悠一人,甚至,九州作战部早就模拟起了对付神宫悠的策略。

    只是,无论谁制定的策略,都标明了一点,想要杀死神宫悠,死亡最少十万计,上……不封顶。

    想到这,这位将军也不由暗骂了一声:

    “东瀛的祖坟这次真的冒青烟了,如果我们……艹,我怎么也有这个想法了,他是东瀛人,绝不可能……嗯?他在干什么?”

    一边思索着神宫悠的事情,这位将军也一边关注着战场,而很快,战场上的一些情况让他惊了。

    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再次睁开后,那位将军发现,自己没有看错。东瀛的神宫悠,竟然没有趁着九州军队被攻去抢夺太阳圆盘,反而是冲在了九州军队前方,打出了一道道澎湃如海潮的冲击波,把一切攻向九州军团的金箭全部临空击爆。

    “怎么可能?”

    “东瀛人会这么好心的帮助我们?”

    ……
天博app官网下载-天博真人老虎机(官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