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末世鼠辈 > 229 善后2
    “各展所长,互相弥补……您能说的再详细些吗?”吕叶江南是为数不多愿意听大战略的人,不光不烦还主动提问!

    “老张、胖子,走,咱们迎迎云伟去……蓝迪,你去不去?”为啥说是为数不多呢?看看焦三的德性就知道了。每次洪涛一开课,他就马上找借口溜号,张凤武和潘文祥也是一丘之貉,能躲就躲。

    “……那些俘虏不值得迎接!”为数不多的人里还包括蓝迪,实际上在救援队里只有林娜和他还能凑合听听洪涛的大课,但不能天天上,最大限度每周一次,听多了也吐。

    “详细些……就以飞虎队为例吧,你们在网络方面有很专业的人才,又占据着城内第一制高点,为什么不想办法把通讯恢复起来呢?我说的不是一小片区域的通讯,是整个城区、整个地区、全国、全亚洲、甚至全世界!”

    洪涛没去搭理焦三他们,走了更好,免得在这里碍眼。伸手向上指了指,继续向吕叶江南传输着自己的设想。

    “……要联络全国……全世界的幸存者!这是个疯狂的想法,但我觉得方向不错。可是您的设想太长远了,如果短期内得不到发展,飞虎队恐怕存活不到那个时候。”

    这通传教挺成功,吕叶江南居然听懂了,还赞成。不过这家伙一点不比周媛好对付,甚至更难缠,既有远大的目标又肯脚踏实地,怪不得能受到闫强重用。

    “习惯,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方便,救援队会用,平难军会用,其他幸存者团体也会用。随着时间推移,通讯将会越来越重要,到时候这里就是全城、全国、甚至全世界的通讯中心,至少是之一。”蓝迪也听懂了,他对某些事情非常善于理解,但对某些事情又很蠢,是个很矛盾的人。

    “蓝迪先生也对通讯很精通?”这个解释让吕叶江南完全懂了,笑呵呵的想从蓝迪这里再获得点灵感。

    “……我只是个签证官,这些都是听洪队长说的!”蓝迪确实学坏了,不再像刚来时那么直接,学会了在领导面前收敛锋芒。

    “洪队长,平难军和救援队的发展方向又该是什么呢?”见到从蓝迪这里得不到更多,吕叶江南继续把重点放到了洪涛身上。

    “平难军里搞建筑的人不少,从设计到施工都有,在建设基地方面具有优势。以后我们可能还要面临城市排水系统的麻烦,也得靠他们帮忙才好解决。”

    “救援队里有比较专业的医生和护士,医疗设备和耗材相对多一点。实不相瞒,我们已经开始对丧尸病进行研究了,只是进展有点慢,主要还是缺人才,病理、遗传、传染病方面的专业人才都缺。”

    洪涛是有问必答,以前这些设想顶多能在救援队里实施,假如能让吕叶江南认可,说不定就能影响到飞虎队的发展方向,然后再去间接影响平难军。这也是三方势力相对平衡的优点,比两方势力对峙有更多的回旋余地。

    “……如果洪队长有时间,我能不能再当面请教请教?”这时窦云伟、焦三、张凤武、潘文祥在楼梯上露面了,旁边还跟着被绑成了一串的俘虏。吕叶江南见状不得不停止了谈话,但并没放弃,而是发出了请求。

    “咱们不是有电台嘛,吕叶队长可以随时联系。而且闫队长还在我那里呢,你不想去也不成……呵呵呵,窦队长,也欢迎你一起去做客!”

    洪涛笑呵呵的答应了,既然飞虎队的人已经去过了环形工事,那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只要每次去的人数别太多,串个门还是很好的嘛,可以增进感情。

    人这个玩意,要是一点感情不讲,光聊利益也不对。最好就是在平衡好互相利益的前提下再来点感情,就好像馒头是主食,小米粥是搭配。

    不吃馒头光喝粥不好,光吃馒头不喝粥也不好。最好的方式就是吃完馒头再来碗小米粥溜溜缝,既让肚子饱了,又让肚子挺舒服。

    来的时候五个人,回去的时候变成了十个人,半天时间本金翻倍,这笔买卖洪涛觉得赚大了。至于说为此消耗的几颗手雷,根本就不值一提。如果能用手雷换人的话,他可以开出五颗换一个的价码。

    但还不能马上带这些人走,他们的眼神里除了恐慌和茫然之外还有一种东西,仇恨!用什么来消除仇恨呢?或者叫压制仇恨,最简单的就是恐惧!

    “来来来,吕叶队长,再给我留下名伤员,治不好的那种!”除了这个五个人之外,吕叶江南的手下还用被单抬着几名狼队的伤员准备向隧道里走,看来他们是打算听取自己的建议了。

    洪涛打开被单看了看里面的伤员,确实没有医治的必要了,这家伙的半边脸被炸得血肉模糊,还少了半拉右手掌。

    就算把救援队的血浆全给他一个人用,救活了也是个残废。在末世中,不能劳作还没有太好头脑的残废,基本就等于死了。

    “我姓洪,是救援队的队长,叫什么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打听。你们做为奴隶已经被我买下了,现在我需要知道你们的名字。立刻、马上……”但这家伙的生命力挺顽强,不光活着,头脑还清醒,于是洪涛抽出了伞兵刀,抬起头向五名俘虏发问。

    “……”没一个人回答。

    “啊……我艹你妈……啊……”没有第二声提问了,伞兵刀轻轻向下一送就扎进了伤兵唯一的眼睛。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让俘虏们看的胆战心惊,一边的吕叶江南、窦云伟和飞虎队的队员也都目瞪口呆。

    有两个人想要过来阻止,被吕叶江南伸手阻止了。窦云伟的脸色更难看,一个劲儿的冲焦三使眼色。这次焦三的立场很坚定,双臂一抱身体一转,干脆冲着墙啥也不看了。

    “既然是奴隶,我不介意少只眼睛,实际上两只眼都瞎了也不耽误干活……但我比较民主,让你们自己选留下哪只眼,你选左还是选右?”

    抽回匕首甩了甩,洪涛慢慢走到了最近的俘虏身后,左臂圈住他的脖子,匕首晃晃悠悠的悬在人家脸前,一会儿瞄准左眼、一会儿瞄准右眼。

    “阿亮,你要不想变成瞎子就赶紧回答洪队长的问题!”俘虏已经被吓傻了,不喊不叫光拼命的闭眼,就好像他长了副钛合金的眼皮。

    这时吕叶江南出声提醒了一句,他明白洪涛想干什么,可是人过于恐惧时往往脑子会停转,即便已经屈服了也忘了如何表达。

    “郑……郑楚亮……”俘虏肯定也认识吕叶江南,熟悉的声音让他瞬间明白了过来,忙不迭的说出了名字。等洪涛松开左臂,他已经站不住了,瘫坐在地上,顺着裤管往外流淌不明液体。

    “孙一鸣……王简……娄凡生……马一博……”本来就不多的骨气,被发生在眼前的血忽淋拉手段完全摧毁了。

    剩下的四个俘虏不等洪涛再次提问,全都顺利的把名字说了出来。尤其是挨着郑楚亮站的孙一鸣,已经梨花带雨了,浑身抖个不停。

    洪涛笨不打算再吓唬他们,能有问有答就足够了。拿着伞兵刀走到伤兵跟前一下捅进了脖子,再把被单盖上,瞬间白色的布单就变成了红色。

    “你叫啥?”可是听完最后一个俘虏的名字,他又提着刀走了回来。
天博app官网下载-天博真人老虎机(官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