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与你书 > 第73章 某年某月某日23
    贺君与:请问是怎么伤的?

    保姆:他不能自理,常常屎尿都拉在床上,刚给他换了,又搞脏,吃东西也是,吃得到处都是,我烦,一开始只是骂他,后来就打他出气,现他不能告状,也没人说什么,就连雇主吴勇现了有伤也没说什么……

    吴勇忍不住嚎起来:那不是因为你说是他自个摔的吗?

    在法庭再次警告后,吴勇才安静了下来。

    保姆接着说:“反正就越打越上瘾,只要稍有点烦心事就打他出气,下手也顾不得轻重……后来有天狠狠打了他一顿后,我就忙去了,再返回来看时,现他没气了……雇主现后也没说什么,给我结了工钱就让我走了。”

    贺君与没有再问什么,而文哲这位年轻的律师明显是带着愤懑的,问保姆的问题里大多没什么意义,只有一句:为什么你当时不去公安说明情况,时隔多年再来这里当证人?

    保姆:其实这么多年还是很害怕的,毕竟一条人命,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我打死的,但总归与我有关,我常常梦到他,梦到他又拉了满床屎,叫我去收拾,后来这些年,我都不敢再伺候老人,只给人打扫打扫卫生,没办法再面对任何需要照顾的人,无论是老人还是孩子……

    因为保姆的出现,法庭的决议是这个案子延期再审,需要重新调查。

    景书看着贺君与从律师席上起身,仍然是一身疏离,朝庭外而去。

    这一幕,似曾相识。

    她笑了笑,好像又不一样了。

    有人挡住了她的视线,她一歪头,那抹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便有冷哼响起,“已经走了,看不到了。”

    挡住她的人居然是文哲……

    她不打算跟他多说,起身打算绕道离开,却被文哲叫住。

    两人相对,文哲动了动唇,却说不出话。

    “没事我就走了。”景书要去追贺君与。

    “我这场输了,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憋了这一大会儿,文哲终于开口。

    景书觉得这人简直莫名其妙,她全场关注点都不在他身上好吗,“不好意思,我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这是实话。

    “还是,你瞧不起我?”文哲脸上青筋都暴起来了。

    景书想了下,实话实说,“有那么一刻,觉得你这人律师做得的确不咋的,作为律师,起码还是有点是非观。”

    文哲果然觉得被羞辱了,涨红着脸,“你觉得我这就没有是非观了?觉得我不折手段了?我告诉你,就我这点东西跟贺君与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他才是律师界不折手段的天花板!”

    景书觉得,律师打官司,输赢很正常,输了官司也不丢人,但背后说人坏话就有点丢份了。

    她暗暗摇头,“算了,当我多嘴了吧。”

    又准备走的时候,文哲直接拉住她,“我说认真的!你去了解一下,律师界谁不知道贺君与是个没底线的人!就这次,他能把保姆叫出来作证,背地里都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
天博app官网下载-天博真人老虎机(官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