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造物纪实 > 第七十四章 ?异域初体验
    脚边有通红的熔岩流淌。

    梅菲斯特站在岩浆河边滚烫的黑岩上。

    他已经迈进那条勾连两个小宇宙的通道,来到了遍布熔岩的异域。

    亡灵并不喜欢这种异常灼热的环境,但对梅菲斯特来说,除了有些稍稍的不适之外并不会有太大影响。

    “真是恶劣的环境啊...”

    空气干燥,带着火焰一样的灼热感,浓郁的硫磺气味掺杂其中,如果正常的人类在不做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来到此处,会在短暂的痛苦之后死于窒息或毒素。

    这仍然称不上什么麻烦。

    真正的困难在于无处不在的压迫与排斥。

    巴比伦的规则和熔岩世界的规则近乎相等,这是梅菲斯特能够安全穿过通道的原因。

    但毫厘般的规则差距,仍然会通过不容忽视的方式呈现出来。

    抬了抬手,他能够明显地感受到,这具身体的行动艰难了很多,像戴着脚镣手铐的犯人。

    而这仅仅只是物质层面的束缚。

    指节轻弹,一小缕微弱的风便从指缝间吹起,接着飞快消融在炙热的升腾气流中。

    不是在玩把戏,是正经的法术。

    这道法术在巴比伦的表现形式,是锐利迅捷的风刃,但在这里,却只掀起微不足道的柔风。

    异域规则压制了魔法,它们所给与的诸多掣肘,让法术的威力难以彻底发挥出来。

    正在梅菲斯特仔细感受异域规则带来的改变时,身旁的熔岩陡然炸开!

    金红色的浪花溅起,带着蕴藏在其中的可怕温度散开。

    一柄黑色的小叉,露出湖面,在崩裂岩浆滴的掩护下猛然刺出!

    目标直指梅菲斯特。

    如果换一位不善近战且毫无防备的法师,可能就栽在这儿了,但站在这里的是梅菲斯特。

    即使被压制,也是毫无疑议的绝对强者。

    岩浆被无形的力量弹开,完全碰不到灰色法袍的边角。

    半人高的法杖轻轻一划,黑色小叉和持有它的怪物便齐整整地分成两半。

    擦了擦法杖,梅菲斯特才开始端详这个能在岩浆中存活的小怪物。

    有头、躯干、四肢,身体结构如侏儒,大小和成年土狗差不多。

    和侏儒有别的是,它浑身黝黑,皮肤光滑无褶皱,额头有对小小的黑色犄角,还有一条细长的尾巴,末端如箭头。

    梅菲斯特的魔力探出,触碰到小怪物的头颅,想从灵魂的沟通之中得知此地的更多信息。

    但他失望了。

    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小怪物的灵魂中满是混乱与疯狂,似乎这就是它唯一的天性。

    梅菲斯特摇了摇头:“真是糟糕的生物。”

    不能思考,不能沟通,在他看来就是毫无价值的死物,与土石无异。

    没有智慧和思维,就没有真正的价值。

    “这个世界的生物,都是如此不堪吗?”

    梅菲斯特再也不看小怪物一眼,朝着与通道相反的方向前进。

    要在真正强大的存在察觉之前,尽快弄明白这里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

    ......

    ......

    通道是双向的。

    这就意味着,梅菲斯特可以进入熔岩世界,熔岩世界的生物也能进入巴比伦。

    在梅菲斯特消失在大地上之后,方才跳出小怪物的熔岩河流之中才探出一只巨大的头颅。

    它同样拥有类人的形体,并且有一双硕大的犄角,但却明显和断成两截的小怪物不是一个物种。

    因为没有尾巴,体型更像人类。

    它浑身的皮肤都如烧红的烙铁,甚至能够窥探到内里同样通红的肌理,从头到脚都遍布不知从何燃起的火焰。

    似乎在身体内部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炙热的岩浆。

    从略带畏惧的眼神之中,能够判定它多少有些思维能力。

    不然也不会敏锐地发觉梅菲斯特的危险性,等到他走远以后,才敢从河底探头露面。

    紧着着,它跳上岸,让庞大的身躯完全展露出来,紧接着将视线转向不远处的通道。

    那里似乎有些新的东西。

    提着一柄火红色的巨剑,庞大的灼热身躯来到了通道前。

    只是通道实在是太小,小到只比手掌大一些,根本没法过去。

    完全不明白面前是什么的巨大怪物,试探着朝通道里伸出手臂,朝对面的小人儿们抓去。

    那些小人儿虽然和刚刚路过岩浆河的强大存在极为相似,但却没有那种死亡如影随形的恐怖感,所以它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它简单的思维中没有同族的概念,只有弱肉强食的本能。

    但对面的小人儿们,却是各个种族的施法者和战士,他们受到梅林的邀请来到此地,评判通道的危险性以及对面世界的价值。

    评判的结果会作为判定是否值得花力气去占领的依据之一。

    酷似熔岩聚合体的怪物伸出手臂,却觉得很是沉重,受到了无形的桎梏和削弱。

    紧接着,一阵刺痛从手臂上传来。

    “巴托!”

    由于规则产生误判的怪物飞快缩回手臂,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大嘶吼。

    它愤怒地望向对面的小人,却没再尝试伸出手臂,而是返身离开了。

    不是逃走,是要召集。

    将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去破坏对面的一切。

    破坏和毁灭,是镌刻在骨子里的天性。

    ......

    ......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多带些军队过来。”

    一位面色苍白的精灵施法者余悸未消。

    方才他直面了那支熔岩一般的手臂,巨大的压迫感几欲让人窒息。

    几位施法者一起施放法术,才给对面世界的怪物造成了一点伤害,但从离开的情形来看,那个怪物并没有放弃。

    它应该是去召集更多的怪物了。

    “收集地上的血液,对其作鉴定,那将成为作出判断的依据之一。”

    这支队伍的领头人安抚了精灵,并且继续下达指令:“传信给最近的聚落,让他们派遣军队和战士过来,以应对可能的袭击。”

    可是地上哪儿还有什么血液?

    脱离主体的血液,被巴比伦的规则同化,筛去了疯狂的意味,冷却之后就变成了固体,像是质地细腻的黑色岩石。

    有密集的以太蜂拥聚集。
天博app官网下载-天博真人老虎机(官网推荐)